34、第三十四章

小说:清冷万人迷点满美貌值后[快穿] 作者:踏蓉客
    男人在江意清面前停下,随着一阵窸窣声后,他道:“我现在就躺在你身前的地板上,走过来,从我身上踩过去。www.chenfengge.com”

    江意清怔住:“……为什么,会是这样的要求?”

    “你只需要照做就可以了。”男人道。

    江意清的鞋已被脱去了,他试着再次接触到地板,试图摸到男人的位置,接着便感觉男人的手伸了过来,将他的脚抬起,放到柔软的位置上。

    江意清隐约感觉到那是男人的背,他不敢用力,单脚踩在男人身上,却不停被男人要求用力。

    当感觉踩到男人的手时,江意清停下来,男人却说不需要停:“我记得我说过,要狠狠地弄痛我才能达到标准。”

    江意清没办法,只得又用力起来,听到男人发出的喟叹声,他以为是将男人弄痛了。

    下一秒却听男人说:“还不够,你应该还能做到更用力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害怕会伤到我,抱着那种把我弄残也无所谓的心情来最好。”

    被男人吓到的江意清将脚抬起来,他隐约察觉到男人似乎认识他,难道这是某种讹他的方式?

    江意清退后,从男人身上下来:“我不干了。”

    男人显然还在意犹未尽: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江意清说:“这样的要求太奇怪了,你究竟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男人说:“我说了你只需要按我的话照做,难道你不想出去了?”

    江意清冷笑道:“这只是你的把戏罢了,你想讹我。”

    男人道:“不不不,这真的是你对我最大的价值了,江意清。讹你?没必要,我也没兴趣。”

    “不照做吗?”男人说。

    “对。”江意清道:“不开诚布公来谈,就没必要再谈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你说的。”男人从地上爬起来,江意清想伸脚将他绊倒,却因为蒙着眼找不到方向而踢错了方向,男人顺势抱了下他的小腿,他整个身子便朝后仰去,倒在身后的沙发上。

    男人将他的身体控制在手心里,从脚踝开始攻克,伸出舌头来轻轻地舔。

    再往上移,光滑的小腿成了他的下一个目标,在男人的唇舌之下,江意清终于再次开始求饶。

    他不得不说:“我照做,停下来……你还需要我做什么?”

    男人心满意足地抬起头来:“狠狠地打我,欺负我,跟刚才一样,弄痛我最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右手边桌子上还有刀子,刀刃不锋利,是我特意弄钝的,你可以拿起来朝我身上划。”男人笑道:“江意清,什么时候我满意了你就可以被放回去了,所以你得卖力点。”

    江意清的手被解放开,脚就被再次束缚住,男人说:“如果你试图解开眼睛上的纱布,你就再也出不去了,最好别做傻事,你的脚绑住了,光靠双手你是无法逃脱的,你应该明白这一点吧?”

    江意清抿住了唇,点点头。

    江意清想不到会有谁喜欢这么变态的要求,接下来,他心惊胆战地满足着男人的要求,一旦不合作,便又被男人放倒在沙发或床上,身体被连舔带咬。

    最后不知道过了多久,他筋疲力尽的躺倒在床上,渐渐睡着了。

    失去意识的前一秒,男人的笑在他耳边徘徊。

    第二天醒来时,江意清从床上坐起来,看着周围熟悉的布景,他意识到自己已经回到了家里。

    看了眼时间,已经是第二日的上午,这也就意味着昨天整整一个晚上,他都是在那个陌生男人布置的环境里待着的。

    想起昨晚的遭遇,江意清仍感觉到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他打开手机,看到了昨天酒局朋友的好几个来电,还有方熠打来的几个电话。

    他忽略了狐朋狗友的电话,给方熠打了过去。

    方熠几乎立即接了起来:“江总。”

    江意清说:“嗯。”

    方熠有些紧张:“您怎么从昨晚起就一直失联?吓死我了,我一直都在找您,别墅里您不在,公司里也不在,董事长那边我问的下人,说您也不在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说了昨晚有酒局吗?”江意清说。

    “第一个问的就是您朋友,您朋友说您没来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江意清沉默了一下。

    作为他的贴身助理,方熠的确认识他周围很多人。

    “所以您昨晚去哪里了?”方熠问。

    江意清脑中闪过昨晚发生过的事,觉得实在吊诡,难以说出口,于是只能回道:“没事,就是自己找了个地方待了会儿。”

    “没出事吧?”方熠又问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江意清道。

    方熠呼了一口气:“那就好,江总,我实在是吓坏了。”

    要是再出现像上次一样的事,方熠知道,他便在江意清身边待不了了。就算江意清不叫他走,顾安风也会辞退他的。

    “江总,我现在去接你吧?”方熠说。

    江意清说:“嗯,你来吧。”

    想了想,又加了一句:“再过半个小时再来。”

    他得先洗个澡,把身上的味道和昨晚的痕迹洗干净,不然他怕方熠看出来。

    江意清下楼后,先出去看了眼锁,确定他的锁没有过被毁坏的痕迹,又用手机查看了一下昨晚到今早的记录。

    这段期间的监控是缺失的,显然,被绑架他的男人删掉了。

    他的门锁是人脸识别的,因此将昏迷了的他抱着进入屋内是能够轻松做到的事。

    江意清想了想,将人脸识别功能关掉,改为了密码锁机制。

    洗过澡之后,又仔细照了照镜子,确定自己看起来没有任何异常,江意清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方熠此时正好也到了。

    江意清上了方熠的车,思来想去之后,他决定还是先把这件事瞒下来,先自己找出来神秘男人的身份再说。

    身边树敌太多,江意清甚至不知道该如何查起。

    看了眼窗外之后,江意清又将目光投到主驾的方熠上。

    虽然方熠打来电话时语气里满是焦急与关怀,但也不排除贼喊捉贼的可能。

    他平常待他并不算宽厚,所以他心里暗暗记仇,于是绑架报复?

    江意清起了疑心,咳嗽了一声,装作不经意的问他昨晚干什么去了。

    方熠透过后视镜看了眼江意清:“您问我吗?”

    江意清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昨晚在公司加了会儿班,然后就回家了,一直在等您打电话通知我去接您,但后来一直没等到。”

    “几点从公司出来的?”

    “几点吗?”方熠说:“您等一下,我看一下打卡记录。”

    等待红灯的时候,方熠打开手机看了一眼:“昨晚8点43从公司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江意清很自然地伸手过来:“手机拿给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方熠就将手伸到后面,递给他。

    屏幕上的下班打卡时间很清晰,的确如方熠所说,就是晚上8点43分。

    而江意清也记得,自己昨晚是在七点半左右出的家门,酒局约在八点开始,他是要提前往约定地点赶的。

    方熠的下班时间是和绑架者在他门口出现的时间重叠的,显然他并非绑架者。

    江意清小小的松了口气,最起码身边最近的人得是可以让他信任的。

    但他还是保留了疑心,将手机递还给方熠:“昨晚你加班的时候公司里还有人吗?”

    方熠说:“还有几个设计部的员工在。”

    他说了几个能够在脑中快速记起来的名字,江意清也特意记了下来:“嗯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江意清的反常让方熠察觉出不对劲,在送江意清到达公司大厦楼下,打开车门之前,方熠再次回过头来,看向江意清的眼睛:“江总,你确定你昨晚没出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双目相对之间,江意清再度回道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方熠收回目光: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转瞬间,内心却笃定了江意清昨晚绝对出事了,只是在瞒着自己。

    跟在江意清身边这么多年,他太了解江意清了,就连他目光的微小闪躲也能第一时间打量出来。

    他能够看出,那正是江意清撒谎的迹象。

    既然江意清不愿意告诉他,他也不会多嘴再追问。

    只是他并不明白,为什么他跟在江意清身边这么久,依然得不到江意清的信任,刚才江意清在车里的问话,分明带了些许怀疑的色彩。

    江意清进了公司后依然心神不宁,坐在办公室心不在焉地看着设计部发来的新品设计图样与介绍,实际则一直在思考着昨晚神秘男人说过的话。

    手腕自然地垂在桌沿边上,半晌过后,感觉被锐利的边缘蹭得有些疼,皱起眉头,抬起手腕看了看,脸立马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昨晚那个神秘男人在他手腕上留下的咬痕清晰可见,怪不得会隐约感到疼痛。

    江意清急忙将衬衫的袖子放下来,牢牢盖住手腕部分,以免让其他人瞧见。

    在接下来的思索之中,他脑中又锁定了两个人选。

    第一个自然是赵游了,被顾安风整了之后,赵游虽然这段时间一直都很老实,但肯定依旧怀恨在心,再次伺机报复也并不是没可能。

    他将方熠打电话叫了进来,吩咐他下班之后抽空去查一下近期赵游的动向,以及昨晚七点到八点这段时间,赵游在哪里。

    方熠应下来。

    第二个怀疑的人选,便是世华的老总樊沉舟了。江意清并不是迟钝的人,一直以来他都能察觉到樊沉舟对自己的热络和殷勤,只是他觉得奇怪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樊沉舟想从自己这里得到什么。
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,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尽快删除。
紫文书屋,免费小说,免费全本小说,好看的小说,热门小说,小说阅读网
版权所有 © https://www.ziwenshu.com All Rights Reserved